联系我们

上海主楼

上海浦东新区张江爱迪生路334号

邮编201203
电话:+86(0)21 6089 3288
传真:+86(0)21 6089 3290

联系方式:
邮箱:info@vivabiotech.com

电话:+1 6304323100 (US)

维亚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沪ICP备1903606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昆山分公司

新型冠状病毒(NCP)药物研发与防范六问

分类:
投资中心
作者:
来源:
维亚生物
2020/03/09 14:54
【摘要】:
维亚生物参与投资孵化企业维清生物科技公司(下称维清生物)创始人沈旺博士于近日接受《临床研究促进公益基金》采访,并就新型冠状病毒有关的话题与记者展开讨论
维亚生物参与投资孵化企业维清生物科技公司(下称维清生物)创始人沈旺博士于近日接受《临床研究促进公益基金》采访,并就新型冠状病毒有关的话题与记者展开讨论。维清生物正致力于研发对甲乙型都有效的下一代广谱流感病毒治疗药物。作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沈旺博士在雅培、安进等世界著名制药公司拥有20余年的药物研发经验,期间领导团队已成功开发了两款上市药物,包括近十年来一款被FDA批准的干眼症靶向治疗药物Lifitegrast,及抗癌药物Venetoclax。
 
以下是《临床研究促进公益基金》采访全文:
 
2月11日是返工的第二天,经过了数十天的全国奋战,截至2月11日凌晨,全国确诊病例为4,0262例,湖北以外地区新增确诊病例已呈明显下降态势。小奇祝愿大家再接再厉,返工顺利,同时注意防护,不能掉以轻心。
 
本期我们邀请了科学家沈旺博士。他说:“汲取这次疫情的教训,在遇到新的未知病毒感染时,立即采取应急和强制措施,将病毒扼制,宁可做最坏假设,也要做好系统性防控,筑起第一道最有效的防线。”
 
问:沈博士您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NCP)和普通流感有什么区别?
 
答:两者病毒感染有一定的共同性:
 
(1)它必须先通过跟宿主细胞表面蛋白结合(2019-nCoV是ACE2受体,流感病毒是含唾液酸),再通过细胞内吞进入细胞;
 
(2)病毒的遗传密码(2019-nCoV是反义单链RNA)绑架宿主的复制机器合成不同的片段,如RNA,蛋白等;
 
(3)病毒在细胞内完成组装;
 
(4)破胞而出(裂解宿主细胞膜)。
 
 
病毒种类繁多,分类也有不同方法,每个病毒感染细节上会有所不同,例如与不同的细胞表面蛋白结合,利用细胞繁殖机器的不同部件。2019-nCoV属于冠状病毒科,是正义单链RNA病毒,艾滋病毒也是正义单链RNA病毒,但属于完全不同的反向转录病毒科,流感病毒属于正粘病毒科,是反义单链RNA病毒。
 
问:那么,是否意味着广谱抗病毒药物可能会对NCP有效果?
 
答:有些药物因为是针对病毒感染的共同机理,有可能会是广谱,对2019-nCoV有可能有效:如增加宿主抵抗力的药物干扰素类药;干扰病毒RNA合成的药物利巴韦林;另外针对DNA或RNA复制的核苷酸类药物很多时候能广谱抗病毒,如吉利德的瑞德西韦。当然核苷酸类药物毒性比较大,因为其跟宿主的细胞自身复制有共通性。
 
问:现在,全国都不约而同谈论吉利德公司的瑞德西韦临床试验,您对在开展临床研究,您对于该药的有效性有什么期待?
 
答:该药当年是针对埃博拉病毒研发出来的,这一种在研的广谱抗病毒药物,尚未在全球任何国家获得批准。瑞德西韦在体外和体内动物模型中证明了对MERS和SARS病毒病原体的活性,它们也是冠状病毒,在结构上与2019-nCoV类似。
 
目前在中国开启的临床试验是直接进入III期试验,这是因为它在抗埃博拉病毒临床试验中积累了数据。这次在中国开展的临床试验是两项,分别是在轻-中度新型冠状肺炎患者中评估瑞德西韦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及在对重症患者中开展的研究。据美国临床试验数据库中刊载的消息,这两项研究将纳入轻、中症患者308例,重症患者452例,均为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多中心研究。在针对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临床试验中,不像1:1的传统分组,这次分组为2:1,这意味着参加研究有67%的机会用上这个药,而重症患者研究的对照组使用瑞德西韦安慰剂联合标准治疗,我非常期待临床研究结果的证明。(本答案参考吉利德官网、ClinicalTrials.Gov)
 
问:我们通过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查到有不少由研究者发起的临床研究,当中不少是艾滋病治疗药物的临床研究,请问抗艾滋病药物为何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有潜在的作用?
 
答:尽管我们在治疗丙肝病毒感染上取得傲人的成就,但大多数病毒感染,我们还是没有好的药物,如流感,普通感冒,乙型肝炎,艾滋病等等,例如,艾滋病只能控制,尚未能治)。其中一个原因,是病毒变异很快,很多药物使用后很快失去疗效。
 
例如,艾滋病治疗药物克立芝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的疗效有限。在体外需要几十个微摩尔的浓度才能杀死武汉肺炎病毒。这个浓度在体内很难达到。因此如果用这个药,建议病人用更高的剂量,更频繁用药,也许会有部分效用。
 
问:从病毒学的角度来看,普通人除了日常观测体温、戴口罩、多洗手外,还能做哪些预防措施?
 
答:通过SARS的感染经验,我们知道接触传染可能比空气传染更多,更难预防;因此建议除了以上措施外,建议外出不要触摸楼梯扶手等,按电梯键钮时,尽量不要裸露的手指。在外眼睛痒时,不要揉眼睛。出门尽量少穿外表毛绒衣服,穿外表光滑的外套,减少病毒的附着。
 
对普通人群,一般的一次性使用口罩就足以防止病毒传染,不需要N95等高级口罩。而对于一线的医务人员,才是真正需要N95, N100等的人群。N95应该留给日日夜夜在为病人服务、很多是自愿上前线的白衣天使。
 
问:疫苗研制开发的难点在哪里?是否接种了疫苗后就会有效防止流感、肺炎等病毒的侵袭?
 
答:疫苗是最好的防治措施。例如,流感疫苗平均预防效果在60%左右,接种流感疫苗,还是有一定的预防效果,所以免疫能力差的人群应该每年接种疫苗。对于SARS、NCP的疫苗研发更难。17年前SARS被遏制住后,该病毒几乎再也没有出现,新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尽管是同类病毒,但与SARS病毒的差异还是蛮大的。
 
而疫苗研发的生产周期最快也需要数月,小分子或抗体药物研发、试验和生产周期更长。因此对突发性的SARS,NCP等病毒性疾病短期效果不大。所以最重要的是预防和早期防堵。
 
汲取这次疫情的教训,在遇到新的未知病毒感染时,立即采取应急和强制措施,将病毒扼制,宁可做“最坏假设”,也要做好系统性防控,筑起第一道最有效的防线。对自然的敬畏,如不食用野生动物,不侵占野生动物栖居环境也是预防新的动物病毒感染人的重要途径。政府和医疗部门应该做好部署,以防万一。
 
本文章来源于临床研究促进公益基金 ,作者248期 小奇